路易

爆豪胜己!!!冲呀!!!!

【轰爆 段子】听说下雨天和接吻更配哟

  



        爆豪胜己非常喜欢在雨天与轰焦冻接吻。




  潮湿的天气,雨水倾盆从天空落下,打湿他们的头发和衣服。微凉的风从两人之间的间隙穿过,身体又湿又冷,等待的巴士却还没到。这时轰焦冻就会靠过来,揽着他的肩膀,低声说句:“要冲了。”后带着爆豪在雨中疯跑。真是奇怪,明明爆豪是喊着“放开我!”最起劲的家伙,握着轰的手却是死紧不愿意放开。




  他们一直跑,一直跑,好像没有尽头。倾盆的大雨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只是个想要一起跑步的借口。直到跑到一个无人的小巷,找到一处可以避雨的屋檐。这时他们停下,轰焦冻转头看向爆豪胜己,此时的爆豪那平日里尖锐的像是炸开的头发被雨水冲刷服帖了不少,身上穿着的学生制服湿哒哒地黏在身上,勾芡出少年美好的身躯,带着点色情的意味。




  “我想接吻。”




  话音未落,爆豪胜己甚至还没听清便被轰以蛮力按在墙上,后脑勺磕了一下,有点疼,但却没有暴怒,因为他求之不得。当两具身体贴近时能感受到轰的体温,比平时的温度还要更高更热。为了配合轰,他的双手勾上轰的脖颈,脚轻踮起,将自己的唇送到恋人的唇边,轻轻摩擦的唇角坏心眼的勾引,直到对方忍不下欲望低头粗暴地闯入自己的口腔。




  湿冷的空气,不断的雨声,从屋檐滴下的鲜明的水滴声,粗重的呼吸声,舌头搅动的声音。爆豪胜己被轰吻得缺氧,意识像是醉了,又像是醒了,在混沌与清醒徘徊,可他却爱死了这种感觉。

     

         “我喜欢你。”

         轰焦冻说。


         fin.

存梗

小时候在贴吧写个一些很神奇的设定,昨天回去看看发现还蛮好玩的。取其中一篇我自己觉得还可以的设定然后改一改。

世界分为陆地和海洋,陆地上居住着人类,海洋里封印着恶魔。之后有一天恶魔突破封印冲出海面开始肆意虐杀陆地上人类。看着无力抵抗恶魔的子民,人类的国王向神明祈祷并献祭自己的儿子,于是神明从天降下一堵结界,分离海洋与陆地,人类与恶魔。因结界泛着如人血般红色微光,所以人们称其为红墙。

竖起红墙的代价是每一任人类的国王都必须向神明献上自己最珍爱的子嗣。

轰设定是人类王子,咔是神明,被任命为红墙守卫(守望者),可以自由行走于大陆与海。以及负责收下每一任国王的子嗣的性命。


🎉💥💥💥祝贺卡酱三连冠💥💥💥🎉

❤️我爱了两年的大宝贝❤️

💥💥新一年也要加油(⁎⁍̴̛ᴗ⁍̴̛⁎)!!!💥💥

存梗

噬魂师paro 

轰是死神的儿子,咔是他的搭档(没想好卡酱是什么武器)。

存梗,不,大概是爽段子


他和轰焦冻从来不在一个世界里。

爆豪胜己是一名学生,而轰焦冻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黑社会青年,他连头到脚都属于他的黑帮,背后和胸前都刺上了代表帮会的刺青。


他与轰不过差了5岁,而他第一次遇到轰时这个男人因为力竭而倒在垃圾堆里。


大概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脸蛋过于好看,所以爆豪把他从垃圾堆带回了家。他对轰有救命之恩,可他并不企图从轰那里得到些什么,轰焦冻却开始死缠烂打,有一段时间爆豪每天上学都有几位保镖护送,中午午休时有清纯可爱的学妹结伴来送精心做好的便当,下了课后连平日里经常缠着他打架的混混都安分了不少。

可爆豪不要这些,他需要的从来不是这些。

他恼怒轰焦冻这个外人莫名其妙闯入他的视线,给他的生活带来这种他不想要的改变。他才不要接受,他要抗争,他想要让着这一切恢复原状。

“妈的!”他冲着那几个以前日常找他茬现在却全都绕着他走的男孩们喊道:“怎么变得这么怂了啊?!老子tm没有那个死鬼的时候就能把你们揍翻天了!!你们以前得罪我的时候多了去了!现在怂个屁啊!!!”

得到的回应是男孩们像是惊弓之鸟一样溜得飞快,连其中的一个小胖墩都跟上了他们的脚步,肥肉一抖一抖的,看起来真是滑稽极了。

哦草。爆豪胜己想:哦草。


【轰爆】蒙眼亲吻

是群里的活动,开个🚴‍♀️嘻嘻嘻




  在冬天,在他们温馨的小家里,爆豪胜己在自己怀里浅睡,头靠着轰的锁骨,金色的毛发蹭得轰的下巴有点痒。现在的爆豪胜己乖巧得不像话,仿佛白天在战场上喊着爆破着的人不是他了。




  轰焦冻低头去看爆豪胜己,今晚他们都喝了点酒,爆豪什么事都要争,轰喝两杯他要喝三杯,轰喝三杯他要喝四杯,而实际上他是不怎么会喝酒的,喝着喝着就开始醉了,看看,这不靠在轰的怀里睡了吗?




  大概是酒精的原因,爆豪的脸比以往要红上许多,嘴微张着呼吸,以往都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使他整个人好像都变柔和了。




  轰焦冻突然想吻他。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明明还在睡觉的爆豪肯定会生气,会发火,说不定还会给自己一记爆破。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想吻爆豪,他想要爆豪,他想自己的与爆豪胜己的嘴唇贴在一起厮磨,他想听爆豪胜己的喘息声,他想看到爆豪胜己所有倔强的可爱的样子。他想,他现在就想。




  于是轰焦冻用手蒙上爆豪的眼睛,低头去吻他,对于还在浅睡中的爆豪胜己而言是件很刺激的事,他想睁开眼睛,眼睛却被人捂住了,他想用手去推轰,却依恋他怀里的温暖,本来推开的手却突然转了弯从轰的腋下穿过去抱他的肩膀让他们靠得更紧。大概他是真的醉了,甚至仰头去迎合轰焦冻,照理来说不赏几个爆破都算好的了。




  “你…呼…把手拿…!”一吻结束,爆豪还没来得及说完嘴唇又被轰的嘴唇堵上,他没来的及呼吸,所以有些激烈的喘着,轰的舌头还在自己的嘴里缠着舌头吸吮,贪婪至极,另一只手还顺势探入爆豪的T恤里在敏感的地方乱摸。爆豪胜己因为他的动作浑身软得不行,轻喘着叫了声轰,下一刻直接被推到沙发上,轰的左手还是捂着他的眼睛,他听到了轰的皮带被解开的声音,于是爆豪的双手摸索着去解轰的衬衫扣子,解完后坏心眼地去摸轰的腹肌,之后手再一直往上,把轰的上身都摸了个遍,最后停留在轰的脖子上,揽住,把轰拉向自己,使他们的距离更近。轰吻上爆豪的额头,把一直捂着他眼睛的手移开去吻爆豪眼角的泪花。




  爆豪胜己的眼睛在黑暗里久了,一时间适应不了光亮,干脆又闭上,突然意识到这还是在客厅里,皱眉道:“要做到卧室去。”




  于是他们就去卧室干了个爽了。




  end。

【轰爆】你是自由的

 大提琴手轰x大提琴手爆


 1、




  轰焦冻第一次遇到爆豪胜己是在考初中时的考试上。




  还真是滑稽,两个才刚到一米五的小男孩,各自抱着一把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大提琴在备考室等待着监考老师把自己叫进去,挂在墙上的钟表里的秒针不停地转动表达一分一秒流逝的时间,前面排着队的孩子都进入考场后不过十分钟便又拿着琴和弓走回来,磨练了半年到一年的曲子,走到台上也不过是几分钟的功夫而已。




  轰焦冻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拨弄,发出的声音很轻,但只要是懂行的几乎都能听出这是把不错的琴。




  坐在自己旁边的金发少年似乎以为他是在挑衅自己,冷哼了一声,也拨了一下A弦,声音大得让轰焦冻吓得打了个鸡皮疙瘩。




  “喂…”“第十九号,轰焦冻。”




  突然进来的监考老师打断了轰焦冻,金发男孩挑眉朝他吹了口口哨,轰皱眉,拿起琴从他身边穿过,考场的门被监考老师推开,他走入考场,目光迅速略过坐在审考位置上的一个熟悉的人。




  他鞠躬后坐下,将弓放在弦上。




  考场的门关上了。




  2、






  “喂,半分混蛋。你打算什么时候组重奏?”




  夏天,教室内的空调坏了,天气十分给面子下起沥沥淅淅的小雨,还带着凉风吹入室内,虽然潮湿但总比热得慌要好。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一起考入了这所在全国榜上有名的音乐学校附中,刚入校时的慌张和稚嫩都被时光和练习慢慢磨去,察觉到时间的流逝时才发现一个学期已经快要过去。一开始他们被分到一个班时爆豪还看他不顺眼经常找茬……哦,现在也一样。




  目前教室里只剩他们两个值日生还在磨磨蹭蹭,明明只要扫地拖地擦黑板,却硬生生拖了半个小时。




  “一般都是初二才开始吧。”轰焦冻回道:“爆豪,作业是留在黑板上还是擦掉?”




  “当然是擦掉啊笨……等一下我还没抄!”




  “给你半分钟。”




  看起来是校园恶霸的金发少年瞬间破功拿起笔盯着黑板奋笔疾书,嘴上还不忘咬牙切齿咒骂轰焦冻,轰焦冻看着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想,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自己大概已经被爆豪胜己杀一百次了。




  “…我已经找好人了,大概下学期就开始排。”




  “哦。”




  黑板上最后的粉笔痕迹被湿了的抹布抹去,轰焦冻转身,却没想到眼神与突然走近的爆豪胜己直面撞上。




  “我会赢过你,无论专业还是室内乐。”




  少年的声音里充满自信,那双红眸里日常带着的轻视和不屑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们无声地互相看着对方。




  这是宣战。




  有点幼稚,轰焦冻想。




  他绕过爆豪去拿书包,看了看窗外。




  太阳从云层里露出了个脑袋,




  窗外的雨似乎要停了。




  3、




  十年磨一剑,一朝试锋芒。




  在初中最后的一年,他们两不约而同地参加了同一场比赛。




  那是一场很大的比赛,与之前的试炼不同,如若晋级便能得到去往德国决赛的门票,如若不能,则反之。




  他们在此站最终的舞台上相见,轰焦冻望着站在舞台对面的爆豪,握着弓的右手因兴奋和紧张握得死紧,他开始有些担忧弓子会不会有些运不开了。




  音乐厅的灯光暗下,他提着他的琴走上舞台后摆琴坐下,白色的灯光从他头顶照下,轰深呼吸后,微微侧脸向自己的钢琴伴奏点头示意可以开始。




  熟悉的钢琴声在耳边响起,从重至轻,他抬弓,大提琴的声音在恰好的时机不突兀地出现响起接上,低沉厚重的琴声与钢琴的轻响组成的旋律让听众逐渐进入状态,心情随着琴声变得沉重压抑却忍不住继续沉浸在乐曲之中,大提琴再次停下,由钢琴继续弹奏旋律并巧妙转换为下一章节开启序幕后它才会再次进入引导主场,每一个开头的音都会成为评分的关键。




  旋律即将结束,钢琴伴奏望向轰焦冻,下一秒轰会给他一个深呼吸或者一个大幅度的准备动作,那时钢琴与大提琴同时响起奏响高音,这算是全曲一个技术难点,而轰焦冻之前从没让这位钢琴伴奏失望过。




  可这次,轰没有。




  这是一个严重的失误,钢琴伴奏懵了,大提琴的琴声没有如约响起,可他不能停,他要是停下就是全曲的结束,只要轰焦冻能够掐住一个点重新进入乐曲,虽然失去的分不能挽回,但起码还能有点希望。




  可轰焦冻连弓子都没拿起来。




  他望着观众席,眼神像是死去了一样失神望着坐在中央聆听的一位白发的女士。




  那位女士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抬头与他对视,平静里带着哀伤和疑惑。手上的热度被什么东西抽走了,童年时的阴影涌上心头,像是凉水从他心头浇下,熄灭了他之前所有的热情。轰那握弓的右手微微颤抖,钢琴声还没有停,乐曲还没有结束,只要他能够找到一点接上旋律,一切都还有机会。




  轰焦冻抬起右手,弓轻搭在琴弦上。




  钢琴伴奏深呼吸示意。




  “呲———”




  弓子死死压着弦无法拉开,嘶哑难听的琴声拼死挣扎想要将长音延续,最后却实在无力而停下。




  他实在没有勇气再继续拉一个音了。




  钢琴伴奏还在继续,轰焦冻却站起身来。




  他向台下的观众以及老师深鞠躬,随后说道:




  “对不起。”




  “我弃权。”




  4、 




  




  “你在做什么啊!!!”




  倾盆大雨从天空洒落,声响大得几乎可以盖住琴房楼里的琴声。




  轰被爆豪胜己堵在了琴房露天的天台上,雨水冲刷他们全身,轰几乎睁不开眼睛,他想走,可爆豪死死抓着轰焦冻的肩膀把他抵在墙壁上,让他动弹不得。




  “回答我!!!”




  轰焦冻勉强睁开眼去看爆豪胜己,金发的少年平日里张扬的发型被雨水打湿垂落下来,表情里有愤怒有困惑有难过,那双红色的眸子即使雨水不停滑落也倔强着不闭上,里面盛满着怒火像是要把轰就地燃烧成灰。




  爆豪胜己生气几乎从来不是不讲道理的,甚至平日里你看他想是生气了,实际上也就是吼个一两声之后不了了之。




  可爆豪胜己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轰焦冻没由来的心虚,扭头想要躲开爆豪的目光,却被下一刻被那哽咽着的带着隐忍哭腔的声音吸引回来。




  “你他妈为什么要弃赛啊!!!你他妈是看不起我吗?!!你在施舍我吗?!!轰焦冻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我赢不过你吗?!!!”爆豪摇晃着轰,双眸里是愤怒慌乱和无措。他比轰焦冻矮一个头,平日里喜欢驼背却在轰面前死都要挺直背部,决不让轰焦冻觉得自己有半点脆弱的成分。




  现在的爆豪胜己也是,可轰看着他却觉得爆豪随时都有可能昏过去。




  “你到底把我看什么啊!!我在你眼里这么弱小吗?!!不许小看我啊!!混蛋!!!”




  不是的。




  不是的爆豪。




  “这种胜利我根本不想要!!!!”




  歇斯底里地呐喊,爆豪胜己像是把肺里的空气都耗尽了,想再喊些什么嗓子里却只发出像没清理的烟囱一样沙哑的声音,他低下头剧烈的咳嗽,像是连咳嗽都带着脾气。




  轰焦冻觉得爆豪胜己的眼泪有落在手上,又觉得不是,大概只是雨。




  感受到对方终于平静下来后,轰焦冻的手搭上还在轻喘的爆豪的后背,把他抱入怀里,轻轻拍着他安抚。




  “……不是你想的那样,爆豪。”




  轰焦冻轻声说。




  “对不起,爆豪。”




  4、




  眨眼间他们从初中升至高中。轰焦冻与爆豪胜己被重新分班,分入不同的崭新的班级里。说来真是奇怪,明明都是高一,却偏偏甲班和乙班分了一个楼层,一个四楼一个五楼,加上繁忙紧凑的课程,轰焦冻竟在这高一的第一个学期里三个月没跟爆豪胜己说一句话。




  只是分了班,三个月不说话也太过夸张,可放在轰焦冻和爆豪胜己身上却变得理所当然。一个还在愧疚,一个还在像小孩子一样耍着脾气,在校园里两人经常路上相见,轰焦冻看着爆豪胜己欲言又止,爆豪则连一个眼神都不愿分给轰直接迎面走过,仿佛站在那里的轰焦冻是空气一般。




  其实爆豪胜己并不是不能原谅轰焦冻,只是那极强的自尊心始终都在作祟,他实在无法拉下脸走到轰焦冻面前当无事发生一样和从前一样谈话。




  可在琴房楼,他总在轰焦冻的琴房前停下步伐。




  轰焦冻的琴声非常动听,每个音都是沉下去的,只是拉一个简单的空弦余音都能久久不散。




  爆豪胜己得承认,他非常喜欢轰拉出的琴声以及他对曲子的处理方式。




  轰焦冻的一切都很对爆豪胜己的胃口。




  哦,除了性格。




  “爆豪?”




  琴声不知在何时停下了,轰从琴房里走出,疑惑地看着还处于发呆状态的爆豪胜己。




  “有什么事吗?”




  爆豪胜己的脸迅速变得通红,靠,这也太巧了,要是实话实说,那岂不是搞得他跟变态似的?




  “才没什么啊你这半分混蛋!!!”




  “我是看爆豪你好像在门口站了很久所以才……”




  “啊啊啊啊别说了!!!路过!路过不行啊!”




  爆豪羞得跺脚,真是太恶心了,被轰焦冻看到自己在他门口停了这么久真是太恶心了,这一切都太恶心了,他简直要对自己作呕了,简直是!人生中的污点!!!




  他扭头就走,可轰却拉住了他的手腕。爆豪不得不回头看他。




  “爆豪,能进来跟我说几句话吗?”




  轰勉强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要他一个常年冰山的人要挤出一个好看的笑容真是太难了,所以这个笑容让看的人觉得特别滑稽,让爆豪差点直接笑出来。




  爆豪胜己在缓过来后刚想说声“老子凭什么听你的”时,轰的另一只手也握住了他的手腕。




  “拜托了,爆豪。”




  轰焦冻恳求道。




  “听我说吧。”




  5、




  时间悄悄从指尖流逝,再次抬头望向窗外发现天空已经被渲染成红色,快要落下的太阳就像是温泉蛋的蛋黄,发着微弱的光。




  “你说完了吗?”爆豪胜己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摆在胸前,手指还时不时轻轻敲打几下。轰把他那黑暗的童年记忆撕开告诉了爆豪,听得爆豪胜己简直以为这是什么至郁故事,弄得他心情都感到有些沉重。




  “嗯,说完了。”轰点头,他抬头去看爆豪胜己那双红色的眼睛,问:“所以爆豪有什么想说的吗?”




  “啊?有什么好说的啊?这是你家的事吧?”爆豪胜己挑眉,他的视线与轰的撞上,炙热的视线纠缠在一起,像是在暗暗较劲谁先移开谁就输。




  “我还以为爆豪会可怜我什么的。”




  “我凭什么要可怜半分混蛋你啊?啊?!”爆豪胜己被轰的脑回路气笑了,他站起身,抬起右手,食指点在轰焦冻的额头,用力让轰的头抬得更高,知道他们的视线再次碰撞,只不过这次不再是平行线的对视,爆豪胜己俯视着轰焦冻,说道:




  “你这死脑筋的家伙,难道你不明白吗?你的家事跟你想不想赢跟你的实力根本没关系吧?”




  




  6、




  专业老师曾对轰焦冻说过。




  等你突然间觉得你特别想要练琴,特别想要练好琴,特别想要得第一什么的。




  那你就开窍了。




  “你的家室跟你想不想赢,跟你的实力根本没关系吧?”




  爆豪胜己问。




  “你难道当时不想赢吗?”




  爆豪胜己问。




  “你难道是在看不起我吗?”




  爆豪胜己问。




  西下的太阳那橙色光辉洒落,从琴房的窗户穿透进来,爆豪的眼睛里有阳光透了进去,像玻璃珠一样通透,闪闪发光。




  轰焦冻在爆豪的质问声中变得沉默无声,他静静地看着爆豪,阴沉的心像是被炸开了一个小口子,不愉快的一些事情从顺着呼吸管呼出,胸口终于不再那么沉闷,脑子里那些死板的,被自己定死的围墙开始松动,而使它们开始松动的是爆豪胜己,他的话语强有力地冲入轰焦冻的脑子,拍打着那些墙壁,告诉他:“你的路并不是只能这样走呀。”




  “……。我……。”




  轰焦冻望着爆豪胜己,嘴巴张开又闭上,张开又闭上,明明确实是有些话想对他说,脑子却反应不过来自己到底要说什么。




  “你……”“抱歉爆豪。”爆豪胜己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轰急促地打断,他被轰推出琴房,心里的怒火更甚刷刷往上喘,扭头想要怒骂却在看到轰的脸时没了声。




  在爆豪胜己的印象里,轰焦冻一向是面无表情的,他从未看过轰焦冻真情流露,即使是那天在天台上轰焦冻也是绷着脸道歉。




  可现在的轰,眉头微微皱起,眼神像是在哀求,嘴唇被牙齿咬得泛白。




  爆豪胜己突然间觉得轰焦冻好脆弱。




  像是一片脆玻璃,摔到地板上,就碎掉了。




  他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安慰人的话,可是轰却不给他机会,趁着爆豪发愣把他推出了琴房关上了门。




  “我还要再好好想想。”




  隔着一扇门的距离,轰焦冻对爆豪胜己说道。


tbc.

不知道还会不会写了…写了4000多字也有点感情就放出来了…(不要脸!!)




存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作者:聂鲁达(西班牙)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灵魂,一只蝴蝶,
你如同忧郁这个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我为什么又要挖坑给自己跳

轰爆都抽到了!

开心炸!!!!

哇nb!

栗子球长:

厉害了!码住!

困獸:

太強了十分感謝

我爱炭火观音少冰三分甜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
……
……

再说一句,各位小朋友不要再在我这条评论里贴链接了好吗!不能回自己首页贴吗!就算删了我也会看到通知的!看到评论通知兴冲冲点进来结果是乱七八糟的实验链接我会很不高兴的!忍了很久了!尤其是还有一口气贴好多条的!

还有评论/私信问我链接翻车了怎么办的,问我怎么做石墨/其他网站链接的,求求你们自己先试试,我用lof网站做示范是因为偷懒好截图本质上所有网站流程都是一样的啊!翻车了自己检查敏感词补档或者换截图我还能怎么办!我天天翻也很委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