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

一个小号

太太的明信片和卡贴还有勋章到了,超可爱!!
@颓

【出胜】互帮互助2

绿谷出久这里的情况比起爆豪那里就好多了。毕竟大家在发现爆豪胜己君居然没有大吼大叫后便一起决定将他拖到治愈女郎那做个全身检查。

做完检查后轰乡倒也好说话,开朗的性格几乎博得了所有人的好感。


“海———音!”

绿谷出久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称呼,下一秒就得到了身后来自于爆豪,不,应当说是轰乡胜己无比热情的拥抱。

对方的双臂环着他的脖颈,白皙细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自己的下巴,轰乡胜己的嘴唇就在耳边,声音和自己之前的幼驯染一摸一样,但少了份暴躁,似乎还很善解人意地压低了音量,柔和又带着点小小的俏皮:“居然在这个世界有了个性,真是太狡猾了!这么一比,那个世界的你简直就是废物嘛!”

绿谷内心感叹即使是个天然,嘴还是能这么毒,不愧是小胜。
“哎,这里的海音不会生气吗?”得到一堆嗯嗯啊啊应和的轰乡胜己如同发现了新大陆般惊奇,几乎将整个人都倒在了绿谷身上:“要是我那个世界的海音,绝对会说就算没有个性我也会超越你们成为最棒的英雄什么的白痴话呢,这个世界的海音是那种不管怎么骂怎么打都不会还手的烂好人型吗?”

不不不根本就不存在那种类型的烂好人啊咔酱……

绿谷支支吾吾,本来想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却在斜眼看到轰乡胜己的金色头发时又缩了回去。

果然看到咔酱还是会怂啊……,他无奈地挠了挠头,随后深吸口气鼓励下自己,刚要把好不容易组织好的语言说出口时自己幼驯染的脸就无限放大在自己眼前,近到下一秒绿谷以为他们就会接吻。

“话说回来,我很好奇呢,这个世界的海音跟我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如果说爆豪胜己从不约束自己那易怒的情绪,尤其是跟绿谷呆在一块时,他不满的情绪几乎形成了一种类似于压迫的气场。而轰乡胜己却将自己的一切情绪全部藏了起来,脸上几乎无论何时何地都带着看起来饱含善意的天然微笑,这样的微笑加上其本就不俗的样貌曾让无数同班同级少女为他痴迷。

而这位让人痴迷的少年一手环着着自己满脸通红的幼驯染的脖子,另一手的两根手指轻点在绿谷的唇上,双眼微微眯起,嘴角弧度上扬的更大,语气轻柔,说出来的话却恶略得不行:

“这个世界的海音,真是让人很恼火呢,什么也不说,支支吾吾的,跟个哑巴没两样。还不正眼看我,哈?谁给你的胆子?”

似乎说完还不解气,点在绿谷唇上的手指动作狠厉起来,力道大得绿谷以为他会从自己嘴上撕下一块肉来。

“简直和原来那个,看不起人的混账废物一摸一样。”

_

赤谷海音使劲将自己的目光从那位异世界的幼驯染身上移开,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午夜刚才就因为这件事往自己额头上砸了一根粉笔。

爆豪对此的反应是一声没忍住的爆笑,在这个世界他可以说是非常愉悦,不用看到自己那混账绿头发幼驯染…好吧这个黑头发的性质上也差不多但起码发色变得顺眼点了。
在发现赤谷海音没有继承欧鲁麦特的个性后他更加愉悦,这倒不是说他见不得别人得到什么自己没有的东西,只是原世界绿谷的形象突然从废物变成了他必须认真对待的对手这件事实在让他特别火大。如今那废物没了个性。他瞬间感到心情舒畅,恨不得仰天长啸:“没得好啊!”

现在的爆豪心情好得几乎可以让他无意识地哼出小曲,对待别人的态度也明显比平常温和了些,这让早上看到他大吼大叫姿态的赤谷有点点不适应。

果然还是以前的咔酱好…,这个太难懂了……。赤谷叹口气,在心里默默数着自家以前幼驯染有多好有多天然,多到他最后几乎是在喃喃自语地数羊。

站在讲台上的午夜看着被自己夸过很努力的学生如今放肆到居然敢在自己的课上睡着?自己要是不做些什么那成何体统?!

“啪。”粉笔再次正中某睡觉人士的眉心。

“赤谷海音!你!给我出去站着!”

“…啊老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出胜】互帮互助


原设跟现设的咔酱互换!
补个解说:原设咔的瞳色是绿的,现设咔是红的。原设的出久叫赤谷海音。就是这么简单粗暴x。

切岛原设是喜欢穿吊裆裤设定。
另外因为在公式书里没看到上鸣原设于是就设定轰乡咔不认识他惹x


都ok于是请看x

-

赤谷海音对于自己突然变得暴躁的幼驯染感到恐慌不已。

为什么小胜要瞪我??我最近应该没有做什么让他不快的事吧…等等小胜原来有这么恶劣的时候吗…真是少见…。

今天的轰乡胜己,散发着与平常非常不一样的气场。不仅气场不同,似乎连双瞳的颜色都不一样了。

这根本不是一个人吧喂!!!

赤谷海音怀疑自己温和的幼驯染不是中了个性就是这个幼驯染是敌人伪造的。

他壮着胆子通过自己隐藏在斜刘海里的右眼瞄了瞄自己幼驯染的容貌:嗯金色榴莲头,皮肤也很白,除了表情略颜艺,但确实是自己的幼驯染没错……等等!那个瞳色是怎么回事!!

在确认今天很不对劲的轰乡胜己的眼睛是红色的之后的第10秒,赤谷海音心里实在不安,立马去叫了老师把他捆了起来。

“敌人啊你已经暴露了!快说咔酱在哪!!”
虚张声势的赤谷海音冲着即使被捆绑起来但气场依旧十分充满威慑力并且疑似是敌人伪装的轰乡胜己。

“去你【打码】的混账deku!!你眼睛是被那跟烂海带一样的斜刘海遮瞎了吗?!!老子是谁你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轰乡胜己!!咔酱他才不会…这么……可怕!”

“等等…deku是什么?”
“哈?你连老子名字都记错了?胆子很大啊。”

啊。
才发现有什么不对的两人面面相觑。



“早啊爆豪。”
“早啊切岛君,哎?今天穿的不是吊裆裤呢,好奇怪啊。”

“???”一旁围观的上鸣目光呆泄:哇我看到了什么爆豪居然跟切岛打招呼还面带微笑???我看到的怕不是假的爆豪。

“啊,这位像白痴一样的同学是哪位?”
不可思议的爆豪胜己突然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是上鸣从未见过的阳光灿烂的笑容。

啊嘞?

路过的绿谷出久,觉得今天的咔酱绝对有哪里不正常。


tbc

【德范】涅槃 the end



15
当刘邦冲到下午去的那座小屋前时,他看到了一个故人。
月光洒在那高高竖起的米色长发上,不规律的反射出温和的光晕,红色的双瞳里装着满满的戒备和敌意。脸上的线条不再是自己上一次见他时那样充满着青春和活力,被岁月的线条带上了几条苍老的痕迹。
韩信。

“…他在哪?”
刘邦在片刻的迟疑后问道,声音里是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沙哑。
还装着满满的失落。

“他回天堂了。”

站在他面前,年龄已经快要进入老年的男人说道:“他的职责已经完成了。”

“不可能。”
“你以为他能随心所欲地等到你醒来?”

他们的声音同时响起,刘邦诧异地抬起头看向韩信。
韩信脸上带着讽刺意味的微笑。
“加百列大人让我在10年后来到这里呆上半年。顺便帮他把庭院里种上玫瑰花。并在这半年的最后一天晚上等一位故人。”

“我没想到会等到你。我也没想到你这该死的吸血鬼居然还会活着。”

韩信转了转右手的枪杆,看到刘邦警惕地退后后,左手向他扔了一个东西。

刘邦下意识地接过。
瞳孔放大,除了手中的那柄武器,其他的一切都变的模糊。

【十字驱魔剑】

“面对重生后的吸血鬼,那位天使大人没有对我说什么赦免。只是让我把这把剑交给你。”
“来吧,在天亮前打赢了我,我就离开。”

韩信手中长枪挥舞,刘邦握住了故人留下的长剑。

『天使不是神那样万能的…不,连上帝也不是什么都万能的。我做不到的事情还很多。』
脑海里,是那人的轻语。

剑与枪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后再次分开,再次碰撞。

『……可以啊。』

韩信的枪尖突然上挑,力道太大,刘邦险些握不住手中的剑。
『只要你想见我。』
『我就会出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嘶吼,他咆哮。
双脚向前,所有的犹豫似乎都不再了。
如同他还是圣殿之光那样,一往直前。

『国家的大英雄。』

侧身闪过韩信的枪,反手抓住枪柄,右手握剑快速向前挥斩,剑尖直向对手的头颅。

却在离韩信的头指剩一厘米时停下。

“我赢了。”

16
韩信离开了,在离开之前,他将这栋天使曾经的住所钥匙给了刘邦。

“在太阳升起时,去屋子的阳台看看。”

“他的确不能够等你。但他一直想要见你。”

天空已经慢慢褪去了夜晚的幕帘,露出不那么清澈的蓝。
太阳即将升起。

刘邦旋开了门锁。

客厅的圆桌上摆着一根蜡烛,快要熄灭了。

他坐上前去,手拿起烛台,随后转身走上楼梯,蜡烛那温暖又像带着些慵懒的光将昏暗的楼梯照亮。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通往天台的门。

他推开了那道门。

太阳冉冉升起,像是未煮熟的鸡蛋。金色的光辉一缕又一缕撒向世界。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不真实。

突然,在刘邦面前的空气里,似有淡淡的白色光芒正在闪动。

一缕太阳的光照到了它。它慢慢变得刺眼,再慢慢地化成一个人形。

太阳升起来了。

刘邦的脚下,飘落一片白羽。

他的眼角,热泪快要溢出。

自己那么思念的故人,此时此刻就站在眼前。

他浑身被晨光沐浴着,银色的发散发着淡淡的光辉,湛蓝色的双眼里像是包着一小片天空,无比澄澈。

『只要你想见我,我就会出现。』

“早上好,刘邦。”

加百列笑着问候到,他的声音犹如天籁之音。

“重生后,感觉如何?”


end

对就这么莫名其妙完了…

我真的不适合写长篇…



【德范】涅槃10 11 12 14

本章为范白视角
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玩意

10

“范海辛阁下,虽说是一名下凡的天使,但在他身上我所感受到的是他的人性。我认为,比起我们一直信仰的那些博爱的天使,他更像是一个人。”

身为教廷特使的韩信曾在报告中写道这一句话,而这份报告即将被送去教皇那里时,被站在一旁的范海辛一把拽过,还等不及说什么,那句对天使大人的评语便被黑色的墨水毫不留情的划去。

“你这样写,不怕教皇降你职吗?”肇事者一脸不客气地问道。

“我说的是事实。”

特使赌气般地从范海辛手中抢过那份变得皱巴巴的信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你这样不是害我得重写一封吗?!你不希望我写你,我不把你写进去就好了。不像天使的天使阁下。”

“……。”

范海辛转过身去,抬头望向窗外,天空与城镇被黑色的十字窗栏分成四份,上面的两格看到的是火红的天空,云雾被夕阳渲染成耀眼的橙红色,下两格看到的是绿色的牧场,有阵阵风吹过,吹起一道道绿色的涟漪。牧羊人赶着羊群回到羊舍,羊舍出去后是用泥土铺垫的道路,道路往这里延伸,此时走到这屋子另一边的窗户,可以看到一座桥,走过桥之后,便是人们生活的城镇。教堂处于正中心的位置,这样看过去,像是路标一般。

“……韩信。”
良久的沉默后,范海辛轻声说道:
“天使是不可以像人类的。”


11

血。

黑色的血。

那人的胸口上,全是这样的血。

恶魔的血。

这是李白看到被韩信用长枪贯穿身体的刘邦时的,第一反应。

几乎没什么情绪,更多的是茫然。
他几乎不知道,自己在那时可以干什么,又需要干什么。

直到看到那家伙踉踉跄跄地抬起头,知道了来人是自己后那明明都快死却还要扬起的微笑。

范海辛才反应过来,原来德古拉要死了。

他的宿敌就要死了,马上,再过不久,他的身体就会化为尘埃,灵魂会地狱的火烧成灰烬,从此以后都不会再有刘邦这个人,德古拉这个吸血鬼。

他的一切都要消失了。

“…喂。”

范海辛有些笨拙地喊道,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孤独地在人间活了太久,若说天使的情感是敏感的,那么属于范海辛的那份敏感早在这人间的百年里消磨殆尽了。

那么多年他都不再感到的手足无措,竟在这时再次感受到了。

他竟然不想让面前的这个人死。

换过来说,一位天使竟想要救一位恶魔?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最终范海辛什么也没有说。他走了过去,扶住了濒死的刘邦,帮助他躺下,将他的头枕在自己的双膝上。

【也许这样他会好受些。】

【我知道他想要什么。】

他们是唯一在这百年来陪伴在彼此身边的人,无论身份是天使还是恶魔,无论阵营是在帮助人类还是毁灭人类。

他们早已习惯了彼此的存在。

不知不觉已经陷入深爱。

这是不公平的。范海辛想到。

你不该爱上我。

无论是德古拉,还是圣殿之光。


12


天使从未想过得到爱。

因为这份爱注定不会得到等价的回报。

也许人类会想。
“我爱你而你也爱我”这便是等价。

可天使爱的不止是那个爱他的人。
他该爱的东西太多,他要守护的东西太多。

爱情本身就是自私的。仅限于互相相爱的两人。
而天使又怎么能自私?


13 吻别

加百列将自己的爱给予了濒死的魔鬼。

他闭上眼,低头亲吻了魔鬼的额头,像他百年前他对圣殿之光做的那样,却又不一样。

充满了爱意的吻。

下一秒,十字驱魔剑割破了他的手腕,属于天使的鲜血从皮肤溢出。他将手腕放在德古拉的嘴上方,让鲜血留入其中。

爱是神奇的,它不属于任何一方。它不属于上帝,却也不属于恶魔。

它总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奇迹。

【天使将这百年来他所产生的人类情感,与爱,与他的鲜血给予了恶魔。】

【那时,他们身边闪耀着属于奇迹的金色光辉】

银发慢慢变为从前的金发,属于吸血鬼的尖牙脱落,尖尖的耳廓也悄然发生变化。

当天使睁开眼睛时,眼里的全是那人从前的模样。
但他却不再是范海辛。

“我不能爱你。”



14 再见

“你看起来很不一样,我不知道该叫你范海辛还是加百列了。”

特使在天使告别前说了这么一句话。

天使轻声笑起来,湛蓝色的双眼像是在看着特使,却又像是没在看他。

“我至今不知道我做的是不是对的。”

“可是我就是想让他看看。”

名为加百列的天使笑着,这么说道。


tbc






【德范】涅槃 06 07 08 09


06

刘邦提供的线索只有两个。总结起来,是荒谬到可笑的,没有人会相信的一句话。

白发的天使。

没有人相信天使会降临到一个凡人身上并给予这位凡人巨大的恩惠,至少人类不会相信。他们是上帝坚定的信使,他们的生命太过短暂以至于他们只能自私地将自己未知的事物用所谓已知的“概念”来补充。如果刘邦这句话不是对妲己说,估计他会被人当作疯子或者侮辱天使的罪犯抓起来。

妲己不同,她已经活了很多很多年了,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有多少岁。爱她的养母走了多少年她已经记不清了,但她的母亲给予她的教诲她从来都铭记在心。

例如,永远不要轻易否定任何人的一切言论。

所以,当刘邦说出这让人匪夷所思的线索后,妲己的第一反应不是他疯了。
而是,也许这个人真的看到了天使。
而说到与天使有关的,长着白色头发的人,她确实记得一个。

07

他们来到了一栋并不那么引人注意的屋子前。
白色的铁栅栏将这栋小屋和花园与其他房屋分离,前往小屋的路两旁铺满着鹅软石,小路的左侧是一整片红色的玫瑰,朵朵花朵肆意绽放,红得如同鲜血渲染般艳丽,看得出主人却是费尽了心思去护理。而右侧却是一片刚刚将野草皮挖出露出的土壤,甚至还能看见有蚯蚓在里面蠕动。

“呀,我只是给他建议了下,没想到他真的那么干了呢。”
妲己惊讶地轻声说道,扭头看到身后刘邦不解的表情,笑着解释道:“虽然说现在猎魔人这个职业应该已经没有了,但是在这里住着的确实是位猎魔人哦。只是他貌似很累了……已经不想干这行了。我就建议他把自己的院子整理一下。真不敢相信呢,本来我还以为他很懒呢,没想到想做好还是能做好的嘛。”
“…猎魔人啊…”刘邦不自主地轻声重复到,他望着这平凡的住处,双眼里带着些许的茫然。

既陌生又熟悉。还有莫名的烦躁感觉。

这种心情,难以言喻。

08

当妲己敲开了这栋屋子主人的门。
结果却让人失望。
开门的不是刘邦找的白发天使,也不是妲己口中的猎魔人。
而是声称被房子主人请来打扫卫生的佣人。

刘邦突然间感到了愤怒。
他大声地质问道:

“他怎么可能会让别人在他不在家时进入他的房子?!”

那位佣人明显愣住了,随后直接冲开妲己和刘邦想要逃跑,却被妲己一个小法术弄晕在地。

最后两个人一起威胁着,那人才说出实话:他看这花园用的都是上好的玫瑰,想必这栋房屋主人是个不想招摇的大户,所以他蹲点等这家主人出门后就偷偷翻窗进去,想偷点值钱的东西出来,没想到却遇到了他们两个。

这位小偷虽然什么也没拿,但还是被刘邦揍了个鼻青脸肿,同样愤怒并为这种行为感到恶心的妲己自然没有阻止。

这事过后已经很晚了,妲己把刘邦安排在一个旅馆休息。
她明显考虑到了这个男人可能生无分文也没有去处。
“不用客气。今天我还得谢你呢。”妲己在道别前对刘邦说道:“不过,说实话,我很惊讶呢。”

“你居然知道范海辛的这个习惯啊,要不是你突然喊出来,我还真以为那个小偷是他请来的佣人呢。”

刘邦愣了愣。

“那明天见啦,范海辛那家伙总是神出鬼没的,今天这么晚也没等到他,估计他是要明天才能回来的吧。”

“好。明天见。”

他与妲己道别后,把自己摔倒旅馆的床上,床铺很软,他几乎整个人都陷了下去。说实话他并不喜欢这么软的床,但总比之前的那棺材好。

「范海辛。」

他不记得这个人是谁。
但他潜意识在认为,在相信。

这个人就是自己那模糊记忆里的人。

09 my angel

人一旦下了决心,就不会想要回头。
深夜,刘邦离开了旅馆,奔向妲己之前带他去的小屋。
他想知道,他想见到。

「是你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迫切的想要知道。
「你是谁?」
「为什么救我?」
「我,是你的谁?」

潜意识的想到,也许那个人,他明天也见不到。

也许,他在躲自己。

而且他也没有耐心再等了。
妲己说的那个名字。
几乎快让他疯了。

记忆的阀门在这时被打开,本来不清楚的,本来模糊的,一点一点变得清晰起来。

【太阳透过教堂的窗,照耀在一个人的身上。】
【那人随意地翘着二郎腿,银色的发因光的照射而反射出刺眼的光辉】
【他摇晃着身体,他背对着自己,但自己知道他在笑】
【刘邦听见了一个声音,他愣了好久,才知道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自己。】

“这场战斗后,我还能见到你吗?”
“我不奢求你给予我比起其他凡人更多的爱。但是…请问我能再次见到你吗?”

【……】
一阵沉默过后,是那人如银铃般的轻笑声。

『可以啊。』
『只要你想见我。』

【这巨大的教堂,仅他们两人。】
【那时的自己。】
【拥抱了自己的天使。】

「范海辛,范海辛,范海辛!」

刘邦疯狂地冲着跑着。

「不,不,不!
他的名字,不止是这个。
还有……
还有…………!」

脚下一个踉跄,他整个人摔在地上,因为是下坡,他直接翻滚下去,坚硬的地面擦破了他的脸和他的手掌,泪水夺眶而出,却不是因为疼痛。

他挣扎着站起,身上是属于人类猛烈运动后的炽热。温热的泪从脸颊滑下,滴落到地上。

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情绪了。
那么浓的爱意,那么巨大的思念。汹涌地涌上心头。那么真实,那么痛苦。
他哽咽了一下,抬头呐喊:

“加百列———!!!”





【德范】涅槃 03 04 05



03
记忆总是种奇妙的东西,每当人们疯狂想去记住想去铭记,在这片刻的热度过后却又将记忆抛在脑后,等他们想再去回忆时记忆早已模糊不清,只剩下一些小小的片段。

如今的刘邦深刻体会到这一点,虞姬在发现任何精灵形式上的惩罚都无法伤他分毫后便无奈离开,目前的自己只得到“自己是被天使护佑的人”这个荒谬的情报,以外的一无所知。

他疯狂地去回忆,想要看清自己记忆片段里的人儿,却怎么也看不清,最后也知道了那人的头发是白色的。

白发的人那么多,自己怎么知道是谁,单说白发,老爷爷老奶奶都有可能。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刘邦清楚,自己不能够为了一段不知道是否回忆得起来的事情而耗费这一天的时光,他必须找到去人类城镇的路,否则饿死冻死在这里一切白搭。

幸运的是把自己棺材放在这里的人似乎考虑到了这一点,他只是顺着河水向下游走了一个小时便看到了城镇:有着红色瓦片砌成的屋顶的低矮住房紧挨在一起,河流依旧顺流而下,穿过这座小镇向着远方继续漫延,有小孩儿大声的叫喊嬉闹声从远处传来;西下的太阳那橙红的光辉洒落,小镇中心的一座高高的尖顶中塔铛铛敲着,传到刘邦耳里,他竟觉得这平日里听得他无比厌烦的声音如今居然都变得悦耳动听起来。

「看到了吗?」

那人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脑海,像是在询问。而他却不知如何回答。

有什么东西从眼睛里滑落,他错愕地抬手抚摸,触碰到一片湿润。

我明明恨着上帝,却仍忍不住为他所创作的一切美好欢呼雀跃,内心充满幸福欢乐。

“希望我的到来不会让人们惊讶害怕。”
他不自觉的轻语,不知说给谁听。


04

当刘邦到达这座小镇后,他才真的意识到了这座小镇是什么。

精灵从山上带来甜香的花蜜和山果,来与人们交换面包或者布料,这其中少不了讨价还价,双方似乎都习以为常。
狼人们穿梭于酒吧之间,他们甚至有些还无法完全控制自己变为人型,但酒馆老板和适从对这些似乎只是无奈地笑笑。
餐厅里甚至也有这些非人种族,菜单的反面已经为他们写好了适合他们吃的菜谱,但好奇心极强的他们总一些会把菜单翻过来,点一点人类的食物,虽然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吃一口后嫌弃地吐掉。

这是刘邦从前的生活里所没有的。
从前,他们本该互相忌惮,稍不留神就会引发战争头破血流。

“……。真好啊。”

“您好,我看您站在外面很久了,请问,要不要进来坐坐?”
刘邦扭头看向这位好客的店员,本已经打算推辞时他却愣住了。

他记得她。

黑发的狐耳少女笑着看他,红色的眼睛里是真真切切的感情,仿佛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个惊喜。

“您长得很像以前帮助过我的一个人。”
少女轻声说道,像是在恳求。

“……”
片刻的沉默后,刘邦开口道:
“好。”


05
妲己是他还是圣殿之光时遇到的。
当时她才9岁,是一位狼人意外和人类剩下的女儿。理应来说,她本也应该是位狼人。
可她的基因却鬼使神差地变异了。
她既不像狼也不像人,被父母抛弃,只得在街边乞讨。
可人类不会同情长着非人耳朵的家伙。
很快就有人把她抓了起来,说她是恶魔,要用火烧死。
她惊慌失措,她想要反抗这莫名的罪行,却又无可奈何。
在她被绑上木桩上时,一个好听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把她交给我吧。”

那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口气。

把她抓起来的人粗鲁地解开她的绳子,她被狠狠推了一把,摔倒在声音的主人面前。
她抬头,看到了被人们称为英雄的男人。

圣殿骑士团的团长对她温柔微笑,祛寒问暖。
阳光照耀下来,他在她的眼中成了比阳光更耀眼的光。

他把妲己带走了,这位尊贵的骑士长连夜骑马带着她来到了这偏远的小城镇,来到了城主的家里。城主是位坚强的寡妇,她的女儿很小的时候便得了疾病离她而去。
这位城主孤身一人,她迫切的想要爱,想要爱一个人,也想要被那个人爱。

她收留了没被人爱过的妲己。

“我非常感谢…那位把我送到母亲身边的先生。”
妲己笑着说道:“而您…和他长得很像…,我非常惊讶…,我当时看到您的时候,我就在想…天哪,怎么会有这么相像的人啊。”
“而您看起来非常迷茫的样子,所以我想帮助您。只要是我力所能及。”

“…谢谢。”
刘邦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遇到自己曾经救过的女孩…,应该说这实在太过巧合,令他简直无法相信。
但他现在确实需要帮助。

“请问,你知不知道,一个白发的人,声音很好听……”
“我知道我说的很荒谬,但是,那个人…应该说,应该说…”

“是一位天使。”

存梗 枪酒(?)匿名情书

ps:马可波罗性转(…所以我才不知道是枪酒还是酒枪…我个人偏枪酒的

范海辛,大名鼎鼎的猎魔人。
在一个平常的早晨,一天的开始。
在自己家门口,发现了一封情书。

“早安啊,猎魔人前辈!”
住在隔壁别墅的金发小姑娘好巧不巧路过,看到自己手中粉红色的信封时,发出一声惊讶的呼声:“噢!上帝!居然有人会给您写情书吗?!让我来瞧瞧是哪位大胆的姑娘……”

“别二话不说的就蹭过来……”范海辛伸手挡住这位如同饿狼扑食般姿态的姑娘:“马可波罗,你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别这么大大咧咧的…”

“什么啊!明明我跟您已经做邻居做了14年了!”
马可波罗不满地嚷嚷道:“据说啊,您在我出生前就在这里住了呢,啧啧真是人不可相貌,看起来只有20多岁实际上却是个40多岁的邋遢大叔……”

“我不邋遢。”而且实际上是100多岁的大叔。

“无所谓啦那种事情,话说,你难道不拆开吗?这可是情书啊,包含着对方满满的心意…”

“停止你的无聊妄想,既然我还没拆就不能断定是情书。”范海辛扶额,自从这女孩懂事后自己在家时就没清闲过,无奈之下,他动手拆开了信封:“说不定是教廷那边找不到白的信封只能用粉的……”

还未说完的话语在看到信纸上大大的“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是嘎然而止。

“哈哈哈,果然是情书嘛!虽然是匿名的……”少女很得意地撇了眼大脑当机中的青年:“我说,要是写情书的是你日常接触的女性,你会接受吗?”

接受?

终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范海辛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
他是被天堂驱赶来到这世间的天使,不老不死,终生为战斗和信仰战斗,情爱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妄想的东西。

“不…接受吗…”
少女明显有些失落,但还在思考如何找到这位匿名告白者并回绝她的范海辛并没有注意到。

“好不容易受到情书还不接受!范海辛先生果然是性冷淡呢!”

“行了行了怎么都好…你快回去吧。昨天不是你说你在家组织了茶会吗?”范海辛挥挥手想要赶走眼前的少女:“主人都迟到的茶会,成何体统啊。”

“……”
马可波罗终于沉默下来,转过身去,但看起来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你这家伙又闹什么…”“范海辛先生!!!”

女孩突然冲出去几步,随后转过身来面对他,大喊:“以后!!!!”

“也请多多指教!!!”



【德范】涅槃 02


我心知这些并非你所愿*
你只是尝试做正确的事
但在这疯狂的世界中
我成了被遗落的救世主

————————————————————
“别让我笑了。虞姬。”

刘邦的面部表情从一开始的不可思议到无法理解,最后嘴角一点点绽开,露出一个极度嘲讽的微笑。

“天使会庇佑我?我可是,一个抛弃了上帝,也被上帝抛弃的恶魔。”

“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天使,怎么可能会护佑我这样肮脏的存在?”


“可你现在是人类的英雄,教庭的太阳,被天使授予荣誉的骑士长不是吗。”
精灵的女王轻声说道:“虽然你是天使护佑之人,但是你并没有获得见我的资格。”留有悬念的一停顿,她轻叹一口气,语气听起来颇为无奈:“所以,你的问题,我并不能给你答案。”

“但,我可以给你提示。”
“你忘了一个人。一个天使。”
“如果你遵从你的内心,你会见到他的。”


————————————————————

夜晚来临,天边悬着的月牙儿像是天空的宝藏,星星在它身边汇聚成全,偶尔有云盖住它的身子,但很快便被晚风催促着离开。
森林间的小河流旁,水流平缓,流水声像是催眠曲一般让人安宁。闭上眼静静听,还会听到河流下游隐隐传来的蛙鸣。

刘邦躺在一旁的草地上。他与虞姬告别后本想去人类的城市,却发现这森林实在太大,不走个一两天根本走不出去。
于是他用了一下午的时间用苔藓铺垫地面,随后干草堆上,搭了个临时的小床。顺带把周围能走到的都走了一遍:发现了车道和人类的踪迹,等了三四个小时却没人经过。在考虑到自己的处境后他还是打算先休息一晚上,之后再想办法走出去。

他望着星空感叹:成了魔鬼,自己居然还被天使护佑获得重生。这可真是太神奇了。

护佑自己的天使会是谁呢?

要是真有天使想要帮他。就应该在韩信带领他那些该死的部下找到他的城堡时阻止他们,顺带把他们全杀光。

等等………

刘邦猛地坐起来。

为什么,当时韩信会那么突然,就知道了自己的据点?

自己当时睡了400年才苏醒,虽说是破坏了教廷的一些分支,虽然狂妄但他要想杀光教廷必须选个隐秘的地方好好训练兵力。而不是把自己的坐标发出去让敌人趁虚而入。

有一个人……
有一个绝对了解自己的人……

天使……?

头突然开始疼痛,双眼前闪过断断续续而且模糊的记忆片段。


「还活着吗?」
他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眼睛像是进了沙子,视线模糊又痛得要死。什么液体从自己的胸口不断溢出,明明是吸血鬼,身体在那时却像人类一样脆落,无力,像是碎掉的沙漏。

 

头后靠着的不是自己城堡大厅那冰冷的大理石地板,而是某人的双膝。
有人抱着他。

刘邦使劲睁开眼睛,只要能看清面前的那人,这双眼睛废掉也没关系,他这么想着。

可他实在看不清那人的样子了。
那人低垂着头看着他的眼睛,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眼角滑下,被那人的手轻轻拭去。


“我做到了吗?”他听到了自己那濒死的沙哑声音。

抱着自己的那人没有回应他,只是默默地点了头,怕自己没看到似的,又重重地点了一下。

 

“那就好。你干的不错。我也干得不错。”自己莫名扬起了得意的微笑,之后是剧烈的咳嗽。

面前的那人像是哭了,有温热的液体滴滴答答落在脸上。

 

“如果可以......真想亲眼看看啊。”

身为吸血鬼的德古拉伯爵,临终前,这么说道。


tbc.


*来自歌曲red like roses part ll

为了以防看不懂,我要重新申明一下范海辛在这里的设定。
说实话他就是加百列的转世。他遵从了他的使命。但他不甘心。
他爱的是圣殿之光。他爱的是刘邦。
他爱圣殿之光那要让世界美好的梦想,他爱圣殿之光的善良和他那份随时做好牺牲自我觉悟的勇气。
之后就是讲德古拉了。
他在400年前与加百列一战,400年后他又与加百列在凡间的形象范海辛相遇。他们确实度过了一些时光,但范海辛在我这里设定,他会爱德古拉,但爱的依旧是圣殿的影子。
德古拉在这里设定对上帝充满了恨,但他的梦想并没有消失。他认为教廷和王国贵族的制度是错误的,他认为所有种族所有国家人民都可以和平相处。他是位改革者,是位发起变革的人物。
他终究被杀死。但他完成了他的改革。经过了那场战争后,吸血鬼大规模减少,人类原本贫穷并饱受苦难恐惧折磨的生活因此得到很大的改变,人类慢慢步入小康社会,从而对吸血鬼不再那么有戒心。而正是如此吸血鬼慢慢也可以融入人类的生活,虽说矛盾在所难免,但两个种族总算可以达成暂时的和解。
精灵和狼人也参加了那一场战役。他们原本鄙视人类的软弱的灵魂和身躯,自那一战役后发现了人类的坚强勇敢和团结起来的强大力量。对人类的态度有所改观,有了最起码的尊重。
范海辛看到了这一大改革,他是那场战役的观望者,他是这一改变的见证人,他是唯一理解刘邦梦想的人。
所以他。
所以他什么?说出来的话我这不就是剧透了。(你退群吧

分享Jeff Williams/Casey Lee Williams的单曲《Red Like Roses Part II》http://music.163.com/song/27969841?userid=369830924 (@网易云音乐)

感觉德范特别适合这首曲子。